当前位置:首页 > 政治观察 >

香港反对派正在加速内部分化及策略调整

来源:大公报 作者/编者:编辑部社论 | 2020-07-03 23:17
世界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香港是变局的一部分。香港国安法颁布落实具有里程碑意义,标志香港昂然进入新时代,反对派更需要适应新形势、新局面,重新寻找自己的定位,若顽固坚持过去那一套“为反而反”的斗争哲学,甘为国际反华反共势力的马前卒,下场必然可悲。

事实上,对大多数香港人来说,国安法是保护神;对危害国家安全的极少数人来说,这部法律是高悬的利剑。事实上,反对派已感受到国安法的巨大威慑力,正在加速内部分化及策略调整,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部分反对派骨干或知名人物选择了“缩沙”,如“乱港四人帮”成员李柱铭与暴力“切割”,陈方安生高调退出政坛,有“港独国师”之称的陈云宣布退出社运;二是包括“香港众志”、“学生动源”、“香港民族阵线”等激进“港独”组织匆匆解散,影响所及,前段时间非常活跃的一些“黄店”也忙不迭声称退出“黄色经济圈”,或自行撕毁黑暴文宣;三是部分“港独”头面人物急谋潜逃,有的赶在国安法颁布之前已“着草”海外,如已证实身在欧洲的陈家驹以及近日逃亡的罗冠聪。

多米诺骨牌只要倒下第一块,其效应就会不断扩大,相信类似的退出潮、逃亡潮将继续。不排除其中一些人真的“金盆洗手”,从此相忘于江湖,但相信不少人只是为规避国安法的锋芒而改变策略,或由地面转到地下,或由香港转到海外,或者“易容化妆”,用他们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形势不妙时“化整为零”,“BE WATER”其实是去年黑暴之初就定下的策略。黄之锋退出众志后,扬言以个人身份继续“践行信念”;“学生动源”在解散本地人马后,强调“海外分部”继续运作,推进“港独”。可以断言,香港不大可能重演去年大规模黑暴,但不会很快风平浪静,斗争还会继续,恶性事件还会发生,对此切不可掉以轻心。

部分激进势力负嵎顽抗,原因是错判形势,一厢情愿地迷信早已崩溃的“中国崩溃论”,以为目前只是“革命”低潮期,还有机会卷土重来。最重要的是,他们对所谓“国际战线”仍寄予厚望,而近日部分西方国家及“台独”势力摆出愿意提供“庇护所”的姿态,美国更通过所谓《香港自治法案》,给了他们不切实际的幻想。其实,西方国家为香港反对派撑腰,旨在将香港当成棋子。美国前国安顾问博尔顿的新书对此直言不讳。香港反对派以为自己是在“为美国而战”,可惜在美国人眼中,他们的利用价值在于迫使中国在谈判桌上答应多购一些用于饲养家禽的美国大豆,或者多出售美国猪肉,仅此而已。

正如那个众所周知的所罗门王的故事,只有真正的母亲才会爱孩子。无论是当初为香港回归而制定“一国两制”方针,还是这些年推出一系列惠港政策,中央对港政策的出发点及落脚点都是为了维护香港繁荣稳定,切实保障香港人福祉。中央没有将内地国安法直接搬来香港,而是专门为香港制定国安法,除了极少数特殊情况下,维护国安的主要工作也由特区政府去完成,足以证明中央维护“一国两制”初心不改。中央希望“一国两制”成功,决不会坐视香港被“揽炒”,出手拨乱反正也是为了香港好。

与之相对的是,美国奉行“美国利益优先”,特朗普算计的只是如何争取连任,其他的都是讨价还价的筹码。西方国家的所谓“支持香港”亦不过是廉价的政治语言。他们只想看到中国的笑话,香港愈混乱,他们愈开心。

然而,不管国际反华反共势力如何处心积虑,也不管现代“吴三桂”们如何吃里扒外,中国的发展都是不可阻挡的。中国之崛起,正是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重要内容。二十一世纪过了二十年,有些人的大脑仍停在上个世纪,甚至停留在鸦片战争或八国联军侵华的年代,看不起自己的国家及民族,看不清世界潮流浩浩荡荡,真正是“夏虫不可语于冰,井蛙不可语于海”,何其短视,何其可悲!

有人说,国安法落实之后香港已不是过去的香港。某程度上这话是对的,有了国安法,洋奴汉奸不可能继续呼风唤雨,外部势力不可能继续如入无人之境,黑暴势力不可能继续无法无天,香港将由乱入治。对反对派来说,认清大势,改弦更张,才是唯一出路。

原文标题:社评 | 反对派认清新形势才有出路



#香港修例风波专题#

 




[ 投稿等事宜联系《政治家网》编辑部,请写信到: politician.com.cn@gmail.com ]
分享按钮



政治家网提供的广告

政治家网公众活动



政治家网专题



投稿、建议、与编辑沟通


给政治家网投稿,发表时评、观察、理论文章,
请电邮至politician.com.cn@gmail.com;

政治家网工作时间、更新规则


通常为周一至周五9:00-21:00更新网站;